第37章‘弄虚作假’的画龙点睛

张僧繇双目圆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世上居然还有比天竺国的凹凸画技法更加立体生动的画技。”

“此画技为何?可是你所创?”

陈语当即摇头否认。

“当然不是,素描之法,自古有之,起源于远古人祖在岩洞中的壁画,我这素描法却是总合古今各类壁画技巧,最终演化而成的素描法。”

“素描的精髓在于三大面,五大调。”

“三大面是指亮面,暗面,灰面。”

“张大人您看,这里就是亮面,这是暗面,这里就是灰面。”

“然后是五大调,分别指高光,中间调,明暗交界线,反光,还有投影……”

张僧繇听着陈语口中丝毫没有避讳和隐瞒的说出素描画法的精髓要点,越听越是心惊,赞叹。

直到陈语把素描法的基本要点都说完后。

张僧繇性急的也抓过一只画笔,学着陈语一样,扯掉笔头,用笔尾沾上墨迹,开始学着用素描绘画。

不一会儿,一张栩栩如生的半身像素描跃于纸上。

这画上画的正是陈语,堪比照片。

陈语呆呆的看了一眼,好家伙,这张僧繇这就轻易地学会了素描画法。

而且画的比他临时加载的中级素描技能还要好一些。

张僧繇终于画完了,长吁气轻叹一声。

随手将手中没有笔头的画笔给扔了。tefu.org 柠檬小说网

他转头看向陈语,直接问道:

“陈小友,你有此画技足以开宗立派,还要来学我这学什么画技。”

陈语也干脆,直接道:

“不不,此言差异,首先,素描画法并非我所创,我也是师学于西方某位画道前辈,算不得开宗立派,而且我也不喜名利,不幕官场,只是喜欢画龙点睛这样的神奇的画术。”

“其次,素描画法虽好,但好在真实与形神兼备,但是它没有灵魂,它活不过来。”

“而张大人的画技,却是重神兼意,虽然形神上不如素描真实,你的画却能活过来。”

“传言张大人在金陵安乐寺画龙于四壁,有二龙点睛,每曰:点之即飞去;人以为诞,固请点之。须臾,雷电破壁,二龙乘云腾去上天,二龙未点眼者皆在。”

“陈语此来不为别的,正是为了这个,想要学习张大人那足以画龙点睛,以假乱真的神级画艺。”

“画龙点睛?原来如此,你是信了我在安乐寺时的传言,想学这个。”

张僧繇闻言感慨的轻轻摇了摇头,没想到当日一时醉酒歪念下的事情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陈语看张僧繇神色不对,心想,难道传说有假?

“张大人,难道说画龙点睛是假的?那两条被您点睛的龙并没有活过来飞走吗?”

确实有这个可能,古人的言词记载夸张一些事物,并非没有可能。

“不,是真的。”张僧繇回答,但却是摇着头回答。

“不过,我在安乐寺画龙点睛靠的不只是画技,还有一些独家法门,那是画技之外的东西。”

“那两条画龙活了过来后,只存在一刻钟,墨水干枯后被风吹散消亡。”

“其实那更似是幻术,是我用道家炼神秘法幻术融入画技中,这才造成那般效果。”

“大众却传言我以画入道,连皇上也为此寻问于我,府上更是每天有无数人闻信登门拜师,我不烦其扰,只能向皇上说明情况于五年前辞官引退隐居,这才慢慢止下风波,却没想,到今天还有人这此事找上门来。”

“你我皆是爱画的痴人,张某不能瞒你,告诉你这真相。”

“画龙点睛是真,但却是弄虚作假的画术,你也愿学?”

陈语也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样的隐秘。

画龙点睛中活过的两条龙,居然还有道门法术的作用,幻术?

是了,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但陈语却更兴奋了,终于能学习道门法术了啊,虽然只是画道上的幻术,但法术就是法术,哪怕是幻术,他也想要。

至少,这可比什么春秋武道练起来逼格高的太多了。

“愿学,愿学。”

张僧繇闻言又轻声叹气一声。

从这回答他能看出来陈语并非真正痴爱画道之人。

否则又怎么会愿学这弄虚作假的画术呢。

就像龙蛇流国术中的守旧的国术武者鄙夷武者用现代枪枝一样。

仿佛那样的武者是不纯粹的,失去本心的,没有灵魂的武者。

却忘了,人之所以万物之灵,就是因为人用智慧创造武器,利用武器。

强行逆反心理,说什么武者就该用四肢拳脚对敌,才算是纯粹的有灵魂的武者。

认真的讲,所谓的纯粹有灵魂的武者,某种意义上等同于反智武者。

同样的道理,张僧繇的画龙点睛,因为它里面有道家炼神法门造成的后果,在画道上也是不纯粹的,这样的画者也是不纯粹的。

而在这古代,张僧繇这样的痴爱画道的人,会觉得画龙点睛不纯粹,弄虚作假什么的心理障碍,这一点也不奇怪。

很显然,陈语可不是痴爱画道之人,他想要的不是画道至境,而是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还有其中的炼神道术。

张僧繇又问:“我看你打扮奇异,说话举止无有当代今风,想来你该是隐居于深山福地洞天中的修行散人出身,是也不是?”

陈语呃了一声,想了想,这确实是最好的解释。

“嗯,不瞒张大人,确实如此,我非梁国人士。”

“我修行着一些炼体法门,日常有一点点画画的爱好。”

“画龙点睛之法,又有修行,又有画画,这太对我胃口了,我想学。”

陈语不想把事情搞复杂,所以这样简单的说。

这显然不是什么高明的解释,但好在的是张僧繇也不在意这些。

他如今不做官了,每日外出游山玩水,画画采风,好不自在。

好不容易有一位画道朋友上门求学,虽然不是太纯粹。

但也好过之前,那时画龙点睛的传言刚出来时绝大多数人上门求学画艺,其实大都是想借他的名头拿上进入梁朝官场的门票。

梁朝开国皇帝萧梁就是一个爱画之人,张僧繇当年能做上大官,靠的可不是儒学,而是画技。

这些人仿佛找对了官场入门秘码,上行下效之下,梁朝官场上下就没有一个高官是不爱画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